镇坪在线,镇坪新闻网,镇坪信息网,镇坪信息港,镇坪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镇坪历史 >

我的叶城往事

时间:2018-01-13 21:51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www.vmhja.cn
我的祖籍是陕西省绥德县,出生在喀什地区叶城县。有句俗语“米脂的婆姨绥德的汉”,意思是米脂县出****、绥德县帅哥多。不过我倒是没有沾上绥德的光,在我身上验

我的祖籍是陕西省绥德县,出生在喀什地区叶城县。有句俗语“米脂的婆姨绥德的汉”,意思是米脂县出****、绥德县帅哥多。不过我倒是没有沾上绥德的光,在我身上验证的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父亲年轻时随王震将军的三五九旅部队从黄土高坡远赴新疆,在自然条件恶劣、生活条件艰苦的第二故乡工作生活了47个春秋,把最美好的青春年华献给了新疆的解放和建设事业,最后长眠在这片土地上。

父亲在叶城公路总段工作过近20年。叶城县地处新疆、西藏两个自治区的交汇处,是新藏公路的起点,叶城公路总段承担着新藏公路的养护任务。在我的记忆中,上世纪七十年代每年开春后,全国各地四面八方的物资都汇集于叶城,通过部队、地方的各种车辆,源源不断地从叶城出发向南攀越昆仑山,一直到达1400多公里外的世界屋脊西藏阿里地区。父亲不只一次地告诉我,新藏线不仅是新疆管理养护条件最艰苦的公路,也是世界上海拔最高、道路最险、环境最恶劣的高原公路,被称为“铺在天上的国道”,所以养护任务重要而又艰巨。父亲当时在叶城公路总段机关担任政工科长,几乎每年都有一段时间要与养路工人们一起上昆仑山执行公路养护任务。虽然每次出发前单位都会配发皮大衣、大头鞋等防寒保暖用品,但我清楚地记得,每次结束公路养护任务下山回家后,父亲的脚和身上其他许多部位都会被严重冻伤,晚上在家里要用辣椒秆、茄子秆煮的热水熏洗治疗。也许是因为叶城和西藏的这种紧密联系,我有好几位小学同学现在西藏阿里地区工作生活。

天路——新藏公路

我小学时就读是叶城县东方红小学。按规定小学是7周岁入学,我因为生日在10月份,学校校舍紧张严格按年龄入学,所以我快8岁时才上小学。那时我们一个班有近60多名同学,三个人挤一张课桌。就是这样,教室还是不够用。我们一年级有4个班,只有两间教室,所以只好两个班共用一间教室,轮流上课,每天只上半天课。

我家距离学校有三公里多的路,当时没有自行车,全靠步行。夏天还好说,到了冬天天不亮就得出发。书包里除了书本文具,还要带一些柴禾生火取暖。我上学的路上,要经过一个清真寺,每当看到在清真寺门口蓄着长长的胡须,端着木碗、拿着木勺喝着包谷面糊糊(玉米粥)的阿訇(主持清真寺宗教事务的人员)时,我都会心生**惧。虽然父母亲一再对我说他们是不会打人的,但我每次见到他们还是感到很害怕,总是提心吊胆的。好在一年后,县里在距离我家不太远的地方又建了一所汉族小学(即现在第四小学的前身),我也结束了担惊受怕的日子。1978年初,父亲因工作调动离开了叶城,我也结束了在这里12年多的生活。

2010年5月,中央召开第一次新疆工作座谈会,作出了19省市对口支援新疆的战略部署。上海新一轮对口援助的对象调整为喀什地区的叶城等四个县。2011年7月,我作为上海市人大援疆工作考察团的工作人员,再次踏上了喀什的土地,并到叶城县考察上海援建的交钥匙项目维吾尔医医院。通过随团参加考察活动,我对援疆工作有了更全面的了解,对援疆工作的成果有了切身的感受。也正是这次考察,让我们萌生了参加援疆工作反哺故乡的的想**。考察期间,上海市人大常委会和喀什地区人大工委签订了对口合作交流协议。

叶城是歌舞之乡、核桃之乡、石榴之乡

根据沪喀两地人大合作协议,2011年10月,上海市人大常委会举办了第一期喀什地区人大代表和机关****培训班。家乡的同行来到上海,我十分高兴,自告奋勇参加接待工作。在欢迎晚餐会上,我意外地见到了小学时的一位维吾尔族同学。虽然我们俩已经30多年没见面了,但我们几乎凭席卡上的名字同时认出了对方。这位同学担任叶城县一个镇的人大主席。我还清楚地记得,他小时候家里经济条件不太好,但学习很用功,汉字写得很工整。有一次,他有三四天没到学校上课,班主任和当时担任班****的我还一起到他家家访。在这次晚餐会上,我们俩共同演唱了一首《我们新疆好地方》的歌曲,表达对新疆的热**之情。我们之间的故事成为一段佳话,让家乡远道而来的同行很快消除了对上海的陌生感。

此后不久,宝山区合作交流办公室举办了一期上海对口援疆培训班,数十名基层****从万里之外叶城县,赴上海参加学习培训。我又见到了担任叶城县某农场副场长的小学同学。老同学相见,我们促膝长谈,**佛又回到了学生时代,又回到了叶城。

2014年2月底,我作为上海第八批援疆****来到喀什。5月下旬,我陪同上海来的媒体记者到叶城采访。重返叶城,感慨万千,这里是我出生地方,有我童年的记忆、儿时的玩伴和小学的同窗。走进叶城公路总段的大院,父亲的不少老同事还能叫出我的名字,回忆起当年的往事,倍感亲切。友人送我一本《天路守护神——纪念新藏公路通车50周年》的书,看了这本书,我对父亲与他的同事们用青春、汗水和热血守护新藏公路的这段历史有了更多的了解。为了采访对口援疆项目定居兴牧工程,根据当地同志的安排,我们决定前往西合休乡。我们乘坐的汽车在新藏公路上行驶了100多公里,想起父亲为养护这条公路付出的心血、洒下的汗水,我禁不住潸然泪下。

在叶城期间,父亲的老同事告诉我,新藏公路的养护任务将移交给武**部队,叶城公路总段将承担巴莎公路的养护任务。巴莎公路是上海代建的一条高等级公路,由有着丰富经验的叶城公路总段来承担它的养护任务,巴莎公路一定会更通畅。

叶城,我的故乡,我永远的记忆。(上海对口援疆工作前方指挥部)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